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板當鎮:弘揚長征精神 美麗鄉村更多彩

2019-09-18 17:01:20    來源:   安順日報社大數據智慧全媒體      作者:郭修 劉現虹 姚福進

基金配资 www.521735.live   近日,記者驅車來到紫云自治縣板當鎮曾經紅軍戰斗過的撒金便橋,站在撒金便橋往上看,惠興高速與安紫高速在這里互通交會,形成一座人字型立交橋,這個歷史的節點,見證了百年滄桑幾經修復的便橋與現代交通的更替,把我們的思緒拉回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工農紅軍進行二萬五千里的長征歲月。

2

  撒金橋上看今昔

  1935年4月14日,紅一軍團二師、軍委縱隊后梯隊及干部團從壩羊出發,沿板當鎮洛河、沙子哨、板當街上、撒金便橋、馬鬃嶺前往紫云縣城。正當紅軍后續部隊二十九分隊和電話隊經撒金便橋時,遭遇國民黨反動派飛機轟炸,導致11名紅軍被炸傷,1名紅軍在橋頭坡腳壯烈犧牲。

  自從2013年11月1日惠興高速建成通車,讓紫云縣進入了高速時代,融入了貴陽一小時經濟圈,帶動了紫云縣域經濟的發展。

  2018年1月1日,赤望高速安順至紫云段(紫望)建成通車,今年9月28日赤望高速將全線貫通通車,打通了紫云北上的高速通道,也打通了安順至東南出??詰慕煌ǘ?,安順實現縣縣通高速,貴州實現了西部首個縣縣通高速的省份。

  昔日紅軍經過的撒金便橋,也是板當到紫云縣城的便捷通道、必經之道,如今承載過重要歷史功勛的撒金橋不復以往的繁榮,只是村民的步行通道,取而代之的是其上方橫跨東西、南北的立體交通樞紐,讓紫云步入了大交通大發展時代,成為沿線百姓脫貧致富的重要載體。

5

  “紅色河水”滋潤麻山

  據歷料記載,那時的撒金便橋由石板平鋪而成,河面較寬、橋面較狹窄,被國民黨反動派飛機炸傷的紅軍,有的墮入河中,雖被營救上岸,一時間,被鮮血染成紅色的河水順流而下,浸染著格凸河上游水面。

  而今,為解決紫云縣工程性缺水問題,在格凸河上游修建黃家灣水利樞紐工程項目,該項目是貴州省水利建設“三大會戰”和“三年行動計劃”規劃建設的區域性重要骨干水資源配置工程,是水利部要求加快推進建設的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之一,納入了國務院確定的172項重大水利工程名單,同時納入了水利部要開工建設的20座重大工程項目名單。工程等級為II等,工程規模屬大二型。

  黃家灣水利樞紐工程建成后,可解決紫云縣城和周邊8個鄉鎮12.3萬人、2.35萬頭牲畜的飲水需求,提供工業供水量4377萬立方米,灌溉供水量2281萬立方米,新增和改善灌溉面積7.41萬畝,真正實現水潤麻山惠民眾,兌現數十年來麻山人民的夢想。

  目前,大壩填筑已封頂,正在為大壩面板澆注作準備。預計2020年4月份下閘蓄水。

1

  紅軍情意代代相傳

  車走蛇形,道路崎嶇,記者一行來到尅哨村聽92歲的陸仲奎老人講紅軍的故事。老人說,撒金大橋原來是云盤村吳老板承頭修建的,當地百姓也參與集資,落成后拿錢撒下橋叫撒金大橋,后來1958年重新復修。

  尅哨村馬鬃嶺組67歲的村民周大榮給記者講述了從父親周洪貴那里聽來的紅軍故事。

  紅軍在經過撒金橋時,被國民黨的飛機轟炸,于是紅軍被打散,2位紅軍沿著河溝向尅哨村行走,由于身負重傷,有一位紅軍因流血過多不幸犧牲。見狀,周子成將受傷紅軍背到后山炭窯里,將紅軍安排綏當后,匆匆趕回家中找來中草藥給紅軍(曹金彪)治傷。第二天,周子成老人找來周洪貴、周洪恩等人,把那位紅軍的遺體抬上山掩埋。

  同時,離馬鬃嶺二里路的尅卜寨李德云家,也有兩位紅軍傷員,一位叫宋甫高,一位叫鐘昌珍,鐘昌珍傷勢較輕,不久就去追趕部隊了。之后,曹金彪與宋甫高養好傷,邀約一同去找部隊,臨走時,周子成等群眾給紅軍每人裝2升大米,帶上糯米飯,還把家里僅有的6個銅板送給紅軍做路費。兩位紅軍戰士被老百姓的深情厚意感動得留下淚。

  而今,改擴建的G354國道從村中穿過,隨著山下交通條件的改善,村民們紛紛搬到山下的公路邊居住。一棟棟樓房在公路邊拔地而起。

  “現在,黨的政策好了,看病有醫保,讀書有義務教育,看不起病、讀不起書的年代一去不復返了。貧窮家庭還有國家扶持等?!敝艽筧偎?,他經常教育孩子們,要懂得感恩,今天的的幸福生活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帶領的工農紅軍經過長期的革命斗爭換來的。

4

  紅軍過處換新顏

  近日,記者走進紫云縣板當鎮圓夢社區,一棟棟樓房整齊排列,一戶戶居住在深山區、石山區的貧困村民搬進了新居,享受著小康新生活。

  家住易地扶貧搬遷點圓夢社區D1幢402房64歲的韋永華提到曾經聽老人們講的紅軍故事,感慨萬千。

  “沒有紅軍長征,就沒有我們現在的好日子??!”韋永華1975年去青海省當鐵道兵,他是一位有著40年黨齡的退伍軍人,一家6口從壩羊鎮雞場坡村長沖組搬來,回憶起以前的窮苦日子,他感嘆道:“原來我們住的是爛瓦房,吃的是包谷飯,沒有菜、沒有油,三天兩頭餓肚子。如今,黨和政府關心我們,把我們從山旮旯里搬遷出來,房子修得漂漂亮亮,拎包就可以入住。現在生活好過,吃的是大米飯,一日三餐,每餐都有肉吃。就連看病也很方便,離鎮衛生院也就1公里路程?!?/p>

  韋永華今年患腎結石,醫了1萬多元,自費3000元。韋永華說到今昔的對比,開心地打開話匣子。他的兒子媳婦在紫云打工,老倆口幫著帶孫子,大孫子讀一年級、小孫子讀幼兒園。兩個孫子讓老人十分自豪,他指著墻上九張獎狀告訴記者,這些是孫子們獲得的榮譽?!跋衷謖噠媸嗆?,不但免了書學費,孫子們讀書還得到教育補助金1500多元,以前娃娃上學要走四五里路,現在家門前就有學上了?!蔽び闌韻衷詰納畛瀆爍屑?。韋永華說:“社區的‘四點半課堂’孩子們很喜歡去,他們一放學便去做作業,有老師輔,真好!”

  過去,紅軍部隊露宿過的板當街道只有幾棟小小的磚瓦房,如今的板當街頭綠樹成蔭、鳥語花香,移民搬遷安置點整齊劃一的棟棟樓房,設施齊全的公共服務區域,讓老人老有所養,孩子們學有所教,一派欣欣向榮的新農村景象。(安順日報社大數據智慧全媒體記者 郭修 劉現虹 姚福進)


責任編輯:胡曉
{ganrao}